是大号但只玩无数小号

废柴战斗机,只点小爱心

【方王/叶周】灯中笺(2)

文笔渣!!!ooc!!!剧情废!!!

肯定带叶周玩了!

可能带黄喻、双花、冠于、车蓝,也可能没有

ps:此文就是玩的渣+流水账,走到哪算哪的自暴自弃路线,本人态度极度不认真, 请不要以认真的态度看待流水账。

@挚爱小周黄喻,满足了你,你也得喂一口我吧,周王,你来好不? 


(2)

 

江湖上有句家喻户晓的话儿,道,不问苍生问鬼神,神便是唯二被高端了的斗神与医神。

其一的方士谦嫌黄少天叨叨得流止不住,便改了字抢着切了他的后话,摆明儿,人还没答应你做个什么主张。

“啧啧啧,我说方神,你堪比菩萨的仁医心肠吾辈如雷贯耳,厚道点,好意思抛着个无助的人见死不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多来几次小心回头你声名狼藉、臭名远扬、臭名昭著。”

“嗯,少天你这话前半句说得没错,可罢。”方士谦寻他开心似的说道:“药医不死病,你呀,现在还能滔滔不绝可见早已弃疗,我何必折腾自己呢。”

“方神你道貌岸然。”黄少天趴在桌面气恼地嘟囔:“叶修也是,你也是,封神的都操蛋的是表面上衣冠楚楚,背地里禽兽不如。”

“杰希,你听听,这话才不厚道。”方士谦笑道:“叶修明面上都是脸厚心黑的,咋会衣冠楚楚。”

  王杰希看嘴贫的二人把话题抛到他这,不接反问道:“黄少天,叶修这次也去?”

“嗯吶,还带着苏妹子。”黄少天咕咚地狂灌完大碗的茶道:“碰到块就顺路一起走了。前天,他叫我帮他个小忙,虽然我怀疑叶修他别是做了什么坏事叫我来做垫背黑锅,你别当我大惊小怪,被叶修坑过的人十个九个半逃不掉。不过都一把交情难得叶修竟然会六神无主地跑我这里讨帮手,我咋的也得好心好意不是。我这个人别的不说,热忱有爱心是妥妥地,哪怕老叶这家伙信誉为负,我也受不住他当时那难得一见的慌张。”

老长老长一段重点不对的解释后,王杰希删删减减出个总结。不过是叶修拉着黄少天要做什么,结果黄少天被那渣人半路抛了,没马没车没钱,还迷路。

“被坑的有些可怜。”王杰希感叹道:“我借你钱到马商那去吧。”

“王大眼,王杰希,王大仙,你心肝好。”黄少天又是一通字面满满主题为泪满眼眶的叨话。

几年后,当他知晓,王杰希心肝更好地把他的落魄作为见利不见害的叶修被害者典范,教导给高英杰那些小辈时,懊恼不已,直呼目光短浅要不得。

“别急着夸。”王杰希这厢端着茶挺客气地说道:“回头叫喻文州还上便是,哦,再加点几倍的利息。”

“卧槽卧槽,王杰希刚夸你大仙儿的心下一秒就脏了,你们微草堂这帮子还有得救吗?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堂堂权势一方的门派整得个富甲的身子,吝啬鬼的德行。”

黄少天上下唇翕动不停,混在嘈砸人群中仍是醒目,嗡嗡嗡似只夏日蚊,王杰希在他旁边不受影响地闭目养神,该做啥做啥,而方士谦更是把叽叽喳喳过滤个彻底,心扑在旁边分寸不留他人。

过一阵,黄少天口干舌燥得厉害,方士谦和王杰希才放下手中杯收拾离开。黄少天咬牙看方士谦走出茶铺,眯眼瞅瞅灿烂的午后上空后抚掌翩翩问他道:“少天,是顺道捎你,还是你自个儿走?”

黄少天臭脸盯风中假惺惺的两人半盏茶的功夫,咬牙坚定道:“捎。”

让他孤零琢磨路,还是宁愿跟在两小气兮兮的微草堂人后闹恶心。

啊啊啊啊啊,叶修,轮回逮到你,你等着瞧,都是你这王八害人如斯。

 


左眼皮一跳时,叶修步伐顿顿,顷刻,右眼皮也跟着一跳,他索性停步站在小道中间,不挪步。

心里暗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两个眼睛一起跳,算个什么呢?

他原地发散思维,后面跟着的精致少年见他停步,隔着一路稳稳保持定的距离立在那儿。他不说话,就一双眼在背后看,黑漆漆的双瞳如湮没星辰的深邃暗夜,随乌亮的羽睫扑闪扑闪。

叶修没转头,只偏了偏视角,用余光眺安静的“背后灵”,久久不动作。

江湖知,叶修性情散漫,骨子里颇属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荡不羁。江湖知,叶修有与随性南辕北辙的固执,痴他所痴,狂他所狂。江湖知,叶修人没品没量,做事心不狠手不辣,但偏偏叫你感觉他丧尽天良,脸着实厚,心着实黑,折腾你个鸡犬不宁他当抖头皮屑般平常。

这些风卷云起、四处流说的评价他知晓,叶修自认相差无几,担当得起。可俗话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叶修折腾别人到了今天难得认个命,心甘情愿把那些评价全拱手相让。

他怕被烦,别人烦他的时候他躲得远,或者像对付黄少天一样,算计到一边去没法烦。

可这些手段对付不得眼前人,天生认栽的命般。

这轮回的小主子是真傻还是假傻他摸不清,就为了方明华一句随口而出的话跑出了轮回,太随性,就这么黏着自己后面不离不分一路,太固执。

更夭寿的是,他想残忍点抛掉,可人家圆明明、滑溜溜的眼纯良如稚婴望他,望他心底儿只有饼渣大的良心怎么着的就过不去了。

“小周对吧,你跟着我学不出什么。”叶修重复了这几天不变的开头道。

不说话,周泽楷双手负在背后,直挺腰板,抿线条完美的唇看着他。

“你天赋高,又年轻,回家自学成才不在话下,何必绕个远路,兜个大圈,浪费时间、精力来瞎忙活。”叶修真心实意地开解道。按他的角度看,自己这会儿为了纠正初出茅庐的娃子那不切实际的错误思想与错误行动连烟都没那心抽,堪得上苦口婆心。

“不浪费。”周泽楷说道,简练且笃定。

“你这孩子怎么说不好的。”叶修哑了会道。

“前辈。”周泽楷拦在话前道。

 “你走你的。”他声音和人是一模子,剔透得有不事雕琢的光洁,煞是好听,一个音一个音咬得清楚道:“我走我的。”

话毕,那头的叶修挂不住堆砌的笑容,再动听的声音也抵消不了他闹心。


评论(1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