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号但只玩无数小号

废柴战斗机,只点小爱心

【方王】灯中笺(1)

文笔渣!!!ooc!!!剧情废!!!

可能带黄喻、叶周、双花、冠于、车蓝,也可能没有


(1)

 

王杰希暗示过方士谦,他不是牙牙学语的稚子,仗自己力量足以独当一面。

当时,方士谦坐在茶铺里笑得云淡风轻,说道:“杰希,我信得了你啊。”

“那你跟过来做啥”王杰希一阵无语后捏着眉心驳道。

“帮你撑场面。”方士谦不假思索道。

“你不是信我吗?”王杰希顿了动作问道。

“杰希,你要信我信得了你。”方士谦继续挂着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皮道。

“给点行动给点证据,方士谦。”王杰希不为所动,撩起衣摆落座道:“信我专程快马加鞭赶三日路追上来?”

“杰希长长心,你换个思路想问题啊。”方士谦晃着纤长洁净的手指笑道:“你现在堂中地位蒸蒸日上,离你如日中天、我仰人鼻息的那日料想不远,我赶着巴结你,这不,消息刚知晓便速度狗腿地跑来了。”

王杰希挑眉,一大一小的眼睛显得更加明显,他瞅着方士谦,完美诠释我信你有鬼的内心表露。嗔拳不打笑面,何况尚不及这程度。王杰希除去瞧见人刹那的诧异,也没什么其它情绪,他接过方士谦推来的凉茶放弃地问道:“你跑来放鸽子了那边没问题吗?”

“有人呢,有邓复升呢。”方士谦指尖碰到王杰希的额前,轻缓地抹去一路奔波的汗珠,悠哉地道。气定神闲的态度,透不出一丝半点的尴尬,将自己临阵脱逃的行为来个合理的放心解释。

事小,邓复升他们足矣,我顶多是走个场被沏杯茶招待番,不碍事,哪像杰希你,豆大的事情挨到自己也不辞辛劳与麻烦地亲自操刀。

骨子里天生没救的,劳苦操心命,叫人看得又敬佩又心疼。

方士谦招来店家,要再添吃喝,没那个一顿将掌下瘦骨嶙峋的人填成胖子的本事,也叫他不要忙赶路中饿着自己。

他跟在身边,顿顿精心,王杰希总是能长点肉,即便,分开后再见面,喂养出来的王杰希又无视他的辛苦给缩水回去。

好端端外界内部公认沉稳的王杰希,在自个儿身上整得像不乖的娃娃,人前听话人后变样,还屡教不改,叫人中还算最能拿他有办法的方士谦拿他也只能心里叹道怎么办啊。

现在,这个方士谦眼中不乖的娃娃扑闪着狭长亮晶的双眼,一口一口咬着手中的馅饼,看起来略显别扭似的只低头。

是生气了,那没有,方士谦偷闲的本领他没来前就已经闻名遐迩微草堂,只是,自从他来了,大家私底下笑谈,说懒洋洋的方士谦偷闲地勾搭水灵灵的那个小新人去了,还一勾搭持续了三年不变的节奏。

是羞涩了,也没有,早期被微草堂这名大人物力捧都做不到丝丝惊慌失措,三年点滴成习惯,则更是习以为常。方士谦温润如春风的贴心,早已渗入了两个人一路携伴的关系中,亲昵的举止不为过是前辈对后辈的照料。

后辈,或者还要往幼齿的跑,这才是王杰希别扭着的原因。

王杰希人的思绪和他诡异的武学一般,要旁人听来总是云里雾里多过了解。一年罢了,那是初生的牛犊,即便不怕虎,方士谦护在身旁当是拳拳一片爱才惜才之心。两年罢了,那是他面临武学瓶颈的时候,为适应微草堂的布阵,他必须改变自己功成名就的套数来疏通微草秘籍。那一阵他压力沉重,熟悉的招招被强迫拆离分解,寻常人怕是痛惜不已,王杰希则不同,便是不舍也面不改色。那时候,方士谦随在身旁,可当是怜心,怜他的吃力,怜他的困苦。

又一年呢,牛犊已猛于虎,武学困境也已破冰,方士谦又是颗什么心,时不时跑来搅他个心里上下不定,没个准头。年年有新人,武学上有所小成的有,相貌上胜他的只多不少,不见方士谦对哪个上个心,不见方士谦对哪个下个功。

直到他暗地里听到,叶修叼着根烟管问方士谦,方神你图个什么?

方士谦你这个懒货,屁颠屁颠地跟微草堂那个小小年纪光彩四射的天才,图个啥啊?

叶修说话的声音漫不经心,而躲着的他在石壁后面被叶修这一问,扑通扑通的心都跳到嗓子口,强压下冷静去听,听得手拔凉。

方士谦说,叶神,等你带了孩子你这不就懂了。

叶修说,我天生娶不得女人,懂不了。

方士谦说,我不也是天生娶不得女人,养一个在身旁好勒。

叶修说,纯情嘛,枉费大家认为你图人家呢,虽然哥不怎么信你那套。

方士谦笑了,说,别扯,我和杰希清清白白,你们都是些心里脏看什么都脏的人。

叶修呵呵,说,方神装吧你,没听过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你天天窝在人大眼身边玩暧昧,还讽别人不干不净。

方士谦也呵呵,说,我和你真是没话的说。

沉默顷刻,方士谦说,杰希他是个好孩子,找不出第二个像他那么好的孩子,对微草,还是对人,他都把自己忘记在后头。这样的孩子,就像一张不完整的丹青,我看着,看着,就知道得帮着画上一笔点睛。

方士谦说,我不图什么,当他是孩子,真的,一辈子的,只求我那点萤火之光点缀他的黑暗,直到有一天发不了光。

叶修被这出方士谦的父子情深肉麻得烟管险些没叼稳。

没稳下来的还有王杰希的心,再有的旖旎也旋踵即逝,一直并肩的人是他,方士谦就算图什么,也好过,好过被当作孩子。

那么温柔的人一丝不扣的陪着你,伴着你,怎得会生不出一丝半点的心思呢。

可,终究是一种情的独角戏,一根线一头绑着王杰希,另一头空空。

 

“咦,这不是大眼和方神?”

一声大呼在嘈杂的茶铺鹤立鸡群,破了王杰希和方士谦的各自心思。王杰希尚未转头望去,喋喋不休的一串儿代表性地袭来。

 “你们这也是打算去轮回的路,那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碰的好啊,有马不,有车不,赶紧江湖救急送咱一路,我被叶修那混账害得都丢了队,找不着路了,还好终于碰到个熟人,苍天怜见,正气不减。”

成了,知道是谁。

普天之下,谁能比之更神叨。

蓝溪阁,黄少天。

“怜见什么。”方士谦见缝插针地开口道:“现在这时候,要不问苍天问鬼神。”


评论(9)
热度(15)